砍木桩的好少年

脑洞有毒,懒癌晚期,拒绝治疗,
我就蹭蹭不进去型文手

佛系文手的相爱相杀:)


少年七:

跟这人 @砍木桩的好少年 打了个赌


12月1号零点之前谁没有更新


另外一个人就去对方学校的表白墙,匿名表白对方一次


更新字数必须800+


以后估计每个月玩一次


以上。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哦_(:з」∠)_

我要在所有地方都嘚瑟一下
陆柒送我的水杯

没头没尾的车。
链接见评论。
请勿上升真人!

如何正确闯荡江湖(1)

@少年七 的生贺。
生日快乐!恭祝成年!
港真,特别感谢你陪我混了这么多圈(还是在我安利你的姿势一点都不对的情况下),并且现在还理我😂
还有,日更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但我能给你天天唱回村的诱惑主题曲。
————————————————————
我离及冠还有几个月的时候被师父踹下山去给他当跑腿的,然后我就知道我以前的生活是有多好了。
雷点预警:第一人称主攻文,段子集,架空,有穿越者。
外表冷艳高贵实际是个智障师弟攻(陆亦晨)×外表花花公子实际还真是老司机师兄受(赵顾林)
请站稳攻受,站稳cp
————————————————————
                                
     我被我师父踹下山了。
     他说我快及冠了,堂堂男子汉怎么能屈身于一座小山。
      我本能的呛了他,说他老大不小了咋也屈身于这座山,现在我连个师母都没有,还得天天照顾他。
      于是恼羞成怒的师父抬起脚,踹了我的肾。
      虽说我的话有点伤人,但我师父还是很“大度”的在我下山的时候赏了我三样东西。
      第一样是把剑。
      真是把好剑,剑身虽薄却闪着寒光,剑刃也极其锋利。
      就是有一个缺点——我不会用剑。我练的是拳法,对剑法一窍不通,当年因为这个原因我师父没少在我面前唉声叹气,谁让他以剑法著名。
      师父看我一脸嫌弃,便先开口解释。
     “这剑霸气,你带着它不仅可以防身,也可以用来震慑敌人。”
     “呵呵。”
     “行,我说实话。我以剑法闻名,你又是我徒弟,我不想丢自己的脸,你不配剑,全天下的武林人士都会笑话我。再说,这剑可助你装十三。”
      说什么也是师父的心意,我不好拒绝,只能收下,但这剑着实眼熟,于是我就又问了问剑的来历。
     “师父这剑挺好看啊,玄铁做的吗?”
     “不知道,我让山下刘师傅打的,跟咱家菜刀一个材料。”
     “这剑咋这么眼熟啊?”
     “还记得你师姐和师兄的剑不?一起打的,对了,我的剑也是。”
     “……”
      我是真让我师父气的没脾气了。
      正当我感慨自己悲惨的命运的时候,师父从他袖子里拿出了他给我的第二样东西:还魂丹。
      听着真牛掰。
      还魂丹,可医死人,活白骨,江湖上到处是它的传说。
      很可惜,那是很久以前。
      还魂丹太厉害,能制出的人太少,于是几个制不出还魂丹的知名医者为保住自己的威严联合起来做了长达十多年的研究,最后得出结论:还魂丹就是糖豆,它一点用都没有。
      所以我师父拿出来一瓶贴着“还魂丹”的药瓶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啊,糖豆管饱。
      我不是傻子!不要以为给我个药瓶再在瓶上贴张纸写上还魂丹我就真以为那玩意是还魂丹!骗小孩那!再说是真的也没用啊!不管是不是真的都是糖豆啊!还不如给我一瓶六味地黄丸呢!实在不行黄氏响声丸也可以啊!
      当然念在我对我师父最后的尊重,我没呛他,我只用我最怨念的眼神盯他。
      或许是我那张面瘫脸配上怨念的眼神杀伤力太大,我师父尴尬的挠挠头又掏出来一样东西:通关令牌。
     “乖徒弟,看,通关令牌啊,拿着它你可以随便玩。”
      看我师父一副慈师的样子我就觉得不好。
      果不其然,他下一句就开始提要求。
     “来,乖乖拿着,帮我跑几次腿。”
     “……”
     “你就帮我去拜访你的师姐和师兄吧,问问他们的近况。”
      看我一脸面瘫模样,师父笑了笑便抬起了他的脚。
     “乖徒弟,你是想要我踹你下山,还是你自己走下去?”
      面对这等为老不尊但武力极高的师父,我只能说:“我自己走。”
      于是在师父的目送下我下了山,等到我看不到他影的时候我掏出一个袋子,打开一看,嗯,银子管够。
      师父不靠谱,忘了给我银子,为了激励我的跑腿热情,我拿了三师兄偷藏的银子,反正是偷藏的,再说他以前在山上的时候坑过我太多次了,这点银子完全不够当年我被他揍后去医馆看病的量。
      当我拿着这袋银子欢喜的下山后,我就迎来了人生中最让我肾疼的事。
      在山脚下,我迎面撞见一个身穿白衣拿着扇子的公子,长得甚是好看,让旁边的小姑娘红了脸眼睛却盯着不放。
      那白衣公子看到我,便挑起嘴角,笑着走来,说道:“五师弟,好久不见。”
      对,他就是刚被我拿了银子的三师兄。
      为了避免我的银子离我而去,我就特淡定的回了一句:“你来干什么。”
      三师兄暧昧一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我想你了。”
      呵,男人。你以为你会撩到劳资吗。
     “说实话。”
      看我冷着一张脸,三师兄知道没吓到我,便后退一步拉开距离,说:“师父不放心你,叫我跟着照顾你。”
      言罢,又贴过来,笑嘻嘻的说:“户户不满意师兄来吗?明明以前咱们有那么美好的回忆。”
      呵,男人你成功让我更想揍你。美好的回忆,呵呵。户户,呵呵。滚你丫的。
      念在旁边这么多姑娘,我终是没有揍他,只是迈开腿先走了,三师兄看我不理他,便不自讨没趣,跟在我身后,离我三步远,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实话,我真被他看的起鸡皮疙瘩了。
      我三师兄,赵顾林,现任武林盟主,著名花花公子。中原的青楼几乎被他逛遍了,要是哪家青楼的花魁没吸引他去,那那家青楼就等着关门吧。
      我师兄长得好看,对美人的要求也极高,可是要求高并不意味着他不会随便撩人。只要是个人,被他遇见了,绝对会被撩,对,他就这么无耻。
      在山上的时候,三师兄明知道撩二师姐没好下场,但还是没抑制住本能,撩了。结果可想而知,二师姐给他下了药,三师兄感受痛经感受了三天,最后差点没给二师姐跪了。
      至于大师姐为啥没被撩的问题,我以前问过,得到的是三师兄怜悯的宛如看智障孩子的眼神,以及一句“我还不想死”。
      嗯,还有点危机意识。
      因为三师兄不敢撩大师姐和二师姐,也不能撩师父,于是我就担起了被他花式撩的担子,心累。
      除了每天被三师兄撩,我还得处处小心,保不齐三师兄会以为了帮我练武做借口然后揍我一顿。
       我师父以剑闻名,然而我大师姐以拳法闻名,我二师姐善于制药,我也是拳法,唯独我三师兄继承了我师父剑法精髓,练剑。
       于是每次比武,他都拿剑鞘打我,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二师姐虽说会制药,但她却是善于制稀奇古怪的药,平常的药她不屑于制。于是我只好去山下医馆,这么多年光红花油我就花了不少钱。这种情况下,我要是还能给我三师兄好脸色看那我岂不是傻子。
      我们俩关系之所以这么僵还得回顾一下过去。
      还记得我年少轻狂不懂事时,每次下山都异常开心,这种傻不愣登盼下山的日子终止于我三师兄心血来潮带我下山,然后很自然的把我带到了青楼。
      对!没错!这个混蛋居然把我一个孩子带去青楼!还点了花魁!还把我扔一边跟花魁卿卿我我去了!青楼的墙还不怎么隔音!隔壁的淫乱声音我全听见了!对面那个衣冠禽兽撩花魁的全过程我也见证了!
       至此我再也不盼着下山了,青楼里姑娘给我的童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她们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然知道了三师兄所作所为的大师姐把他揍了一顿,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我跟三师兄的梁子就这样结下了,看不对眼,互相挑刺儿,这都是日常。
      现在我那师父居然叫三师兄来“照顾”我,怕不是师父的智障病又犯了。:)
————————————————————
最后还是祝陆柒生日快乐                    

      
 

【山海经】尼古拉斯赵四如是说

1.《山海经》的同人文,对,是《山海经》,你没看错
2.段子向,不喜勿入
3.有私设,文末有部分解释,解释来自《山海经》
———————————————————————
                             1.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然为你开了另一扇窗。
      听到李狌这样说,吴蛊雕翻了个白眼,一边往嘴里扔爆米花,一边怼李狌:“呵,明明是给你关了门,又顺手把窗锁死了。”
      李狌气愤的反驳道:“我这不是来个引言嘛,马上我就进入正题了。你不觉得这句话反过来很适合陈风吗。”
     “咋适合了?”
     “明明是个精英,脑回路却异常诡异。”
      这时徐灌插了嘴:“神兽应该都这样,上次我发现陈皇因为陈风特别普通的几句话就狂笑不止。”
      李狌一脸严肃,义正言辞,万分正经的说:“可陈风以前再怎么脑回路奇特也没走霸总的路线啊!现在的他就是灾难啊!”
                           2.
      三天前,陈风在早饭时间开启了整栋屋子里其他人的噩梦。
      像往常一样,陈风第一个吃完早饭,待他打好领带,却不同寻常的淡定回头,留下一句“小妖精们,我去上班了。”
       这是多么不正常的一句话啊!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句话啊!
       因为这句话,李狌把自己的宝贝白䓘扔到了地上,徐灌把手里的碗摔了,吴蛊雕吃爆米花噎住了,而鹿蜀则发出了本不可能从他嘴里发出的声音。
       四人都以为是他们幻听了,结果却让他们四脸懵逼。
      首先受害的是徐灌。
      陈风向他借白䓘用来加班,结果来了句“这白䓘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徐灌吓得手一抖,把白䓘全给了陈风。
      然而此次事件最大的受害人是李狌。
      在得知没有白䓘磕,只有祝余可以用的时候,正在疯狂赶稿的李狌一头扎进了键盘,并拒绝接受这残忍的事实。
      然后受害的是吴蛊雕。
      吴蛊雕先生本来是像往常一样看着“美食节目”并欢快的吃着金拱门的鸡翅,却被陈风一句“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吓了一跳,导致他手一抖换了台。
       僵尸吃人的恐怖片秒变巴啦啦小魔仙。
       然而,此次事件最大的受害人还是李狌。
       祝余磕到疯癫的李狌在听到巴啦啦小魔仙的背景音乐时,猛地站了起来,大喊着“巴啦啦能量”向窗边跑去,然后进行了信仰之跃。
       结果就是屁股着地,哀嚎不断。
       最后受害的是鹿蜀。
       按惯例,鹿蜀为广场舞大妈献上了一首《最炫民族风》。
       然而他在唱歌时一眼瞟见破天荒晚饭后出来散步的陈风。
      听力太好的鹿蜀因为听见陈风一句“呵,女人”而吓到跑了调。
      奇耻大辱啊!
      当然这次事件并没有波及李狌,因为他终于赶完了稿,趴在电脑桌上装死。
                            3.
     “不能再这样了!”李狌拍桌而起。
      其他人点点头。
     “我们需要一个勇者去搞清楚真相。”李狌握拳道。
      其他人表示十分赞同,然后卖了李狌。
       李狌:“……”
     “也是时候告诉陈风家里的白䓘都被你承包了。”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吴蛊雕说的。
     “兄弟,这事只有你能办到啊!”这是无奈的徐灌说的。
     “决定就是你了,上吧!狌狌!”这是日常犯蠢的鹿蜀说的。
     “妈的!狌狌知晓往事的能力不是这么用的啊!再说对面是神鸟啊!我不想死!”这是某只垂死挣扎的狌狌说的。
                             4.
       最后在吴蛊雕用房租的威胁下,李狌还是出卖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这可恶的金钱啊!”李狌想到。
                             5.
      “咱……咱们聊聊?”李狌生硬的向陈风扯出一个微笑,企图跟他有所交流。
      然后勇者李狌就被陈风一个斜眼看吓得后退三步,大喊:“大人!草民有事相告!”
     “其实吧,”陈风在李狌差点跪下时开口了,“我知道你想知道我怎么知道这些我不该知道却知道的东西的。”
     “……”
                             6.
     “你觉得我是怎么一个人?”
      看着陈风那“诚恳”的眼神,李狌硬是把“霸总外表,老妈子内在”换成了“一表人才的精英”。
     “所以啊,”陈风笑道,“你不觉得我不玩霸总梗是浪费资源吗?”
     “那您咋知道这些梗的?”
     “你给陈皇发‘关于霸总设定的总结’时我看见的,顺便一说,你偷着写的总裁文挺好看,以及尼古拉斯赵四这个笔名取得好,完全看不出是个狌狌取得。”
     “还好,还……还好个啥啊!你侵犯我隐私!你侵犯你妹隐私!”说着,李狌猛回头,转向偷听的众人,“你们笑啥!笑啥!劳资写总裁文赚钱不行啊!劳资叫尼古拉斯赵四咋了!招你们了!啊!啊!”
                            7.
      当天晚上某女性文学网上《总裁的秘密甜心》一文被四个不知名读者连续打赏,直冲打赏榜首位。
      然而,该书作者却突然锁文,并宣布弃坑。
———————————————————————
1.狌狌:传说中一种长着人脸,能通晓往事却不能预知未来的野兽。
2.蛊雕:食人的猛兽。
3.白䓘:人吃了它不会饥饿,还可以解除疲劳。
4.祝余:人吃了就不会饥饿。
5.鹿蜀:古代传说中的兽名,它鸣叫起来声音很动听,如同人在唱歌。

【fgo】我觉得我还能被抢救一下

本来是旧剑up时的文,因某些原因晚写了。
以及,我流藤丸♂,ooc注意。
————————————————————
                                 1.
      藤丸在下围棋。
      藤丸在和晴明下围棋。
      晴明背后的电视机上羽生结弦在滑冰。
      这魔幻现实主义的梦啊!藤丸叹息道。
      对面晴明捧着茶杯喝了口茶。
    “该你了。”
      藤·完全不会围棋·丸连忙胡乱落下一颗白子。
      晴明看了眼棋盘,突然开口。
    “抽卡讲究玄学。”
    “是……”
    “要天时地利人和。”
    “是……”
    “我看你骨骼惊奇,必是抽卡奇才。”
      藤·非洲人·丸:“……”
      晴明落下黑子,优雅地再次喝了口茶。
    “我赢了。”
    “什么?围棋我不会啊。”藤丸汗颜道。
      晴明微微一笑:“谁说这是围棋。”
     “那,这是?”
     “五子棋。”
     “……”
                                 2.
       藤丸瞬间惊醒。
       嗯,还是熟悉的天花板。
                                 3.
       藤丸兴奋的起床。
       藤丸兴奋的吃完早饭。
       藤丸兴奋的拉玛修去抽卡。
     “今天旧剑up!”
     “嗯,前辈开心就好。”
       兴奋的藤丸召集了所有的阿尔托莉雅,还不忘叫上莫德雷德和梅林,并美其名曰:提高成功召唤旧剑的可能性。
      “嗯,前辈开心就好。”玛修面无表情,一脸看破红尘。
        梅林看了,回头问来找乐子的安徒生:“他还管大卫叫恩奇都?”
        安徒生推了推眼镜:“他现在还管我叫日天。”
        梅林了然,大卫还是被叫小恩。
                                  4.
        藤丸这个非洲人要搞事情。
        说实话,藤丸不是个纯种的非洲人,他也有欧的时候。
        当年抽阿尔托莉雅,不说一发十连入魂了,他闭眼单抽出奇迹。
        但他的欧气仅限阿尔托莉雅。
        当年抽莫德雷德时,藤丸非说他自己对潘德拉贡家有吸引力,拉着玛修说要给她表演单抽出奇迹。
        当年玛修还年轻,摆不出看破红尘的样,只好微微一笑说句:“嗯,前辈开心就好。”
       旁边因为名字也有个莫而被叫来提高抽中可能性的莫扎特但笑不语。
       结果可想而知。
       藤丸差点把石头都砸了才抽出莫德雷德。
       当时场面异常火爆。
       只见圣光一闪,小莫亮相,未等其宣告自己的到来,便见一只藤丸飞扑过去,抱着莫德雷德的腿边哭边嚎。
       当年的玛修忍不住捂脸。
       阿尔托莉雅也捂脸。
       当年的大场面搁现在成了小场面。
       嗯,小场面,不要慌,这种时候微笑就可以了。
                                    5.
       藤丸开始砸石头抽卡了。
       阿尔托莉雅们开始吃瓜了。
       一发单抽——没中。
       一发十连——没中。
       阿尔托莉雅有点慌,她戳了戳身边的lily。
     “藤丸莫不是抽不出?”
       lily也慌了。
     “那我们岂不是下一个大卫!?”
       阿尔托莉雅们集体慌了。
                                   6.
       当年抽恩奇都时藤丸疯了一下。
       也不能这么说。
       因为处于抽卡模式的藤丸从未正常过。
       不过抽恩奇都时严重了一些。
       当年的藤丸看着要见底的石头十分哀怨。
       他回头跟玛修说:“我闭眼捂耳抽卡,人出来说完词再叫我。”
       玛修不忍问藤丸抽出概念礼装咋办,只能点点头。
       于是藤丸闭眼,圣光一闪。
      “的确是英灵。”
       藤丸在玛修的提醒下睁开眼。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抹嫩绿。
       绿的头发!!!!!
       于是藤丸搂着大卫说:“小恩啊,你咋把头发剪短了啊。”
                                 7.
       这是最后一发十连。
       藤丸向玛修发誓。
       剩下的石头是不少,但也得为莉莉丝的到来做准备。
       于是藤丸向池子砸了三十个石头。
                                 8.
       十连的最后一张是柳洞寺的概念礼装。
       嗯,旧剑没出。
       藤丸抱着小次郎的腿边哭边嚎。
       什么“这池子就没旧剑!旧剑根本不存在!”之类的话,藤丸重复千遍。
       小次郎则想着自己何时才能自由,然后去洗自己的裤子。
       那条惨遭蹂躏的裤子上满是藤丸的泪水和鼻涕。
       梅林不禁摇摇头,对身边的安徒生说:“你看藤丸像不像没抽出爷爷时抱着百貌哭的那样。”
        安徒生推了推眼镜。
       “不像。”
       “那像什么?”
       “像他抽不出孔明后抱着我的腿边哭边喊日天爸爸的样。”
                                  9.
        夜班三更,有人敲门。
        这挺恐怖。
        对玛修来说,这挺正常。
        玛修开门,门前立着个藤丸。
        这太正常了。
        众所周知,藤丸脑回路不同寻常。
        藤丸第一次敲玛修的门时,玛修有点惊讶。
        夜班三更,男人敲门,非奸即盗。
        可藤丸不是正常男人,他可是藤丸啊。
        藤丸也不奸也不盗,只是拉着玛修谈了一晚上迦勒底空调温度问题。
      “玛修你看,有些英灵披着棉被,有些英灵穿着泳装,他们的服装完全不是一个季节啊!”
      “嗯,前辈开心就好。”
      “我也不能什么也不做,那可是寒了他们的心啊。”
      “嗯,前辈开心就好。”
      “要不弄个调查问卷?”
      “嗯,前辈开心就好。”
                                10.
        吸取了经验教训的玛修早不是当年那个玛修了,她是崭新的玛修。
       于是崭新的玛修开口道。
      “前辈有何事烦恼?”
        门外的藤丸喜形于色,把一人推出道,
      “玛修,你看这是谁。”
        言语间颇有一种“妖怪,你看这是谁”的感觉。
        这浓浓的西游味。
        玛修定睛一看。
        旧剑!
        亚瑟·潘德拉贡!
        藤丸笑道:“我就说我对亚瑟王有吸引力。”
        玛修愣了一下,赶忙问道:“前辈,你还剩多少石头?”
       藤丸羞涩一笑。
     “玛修,咱们得嫖别人家的莉莉丝了。”
     “……”

      
   
      
     
    

【也青】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

我从北京到浙江,跨越半个东部沿海,就是为了送你一个中指和一句你麻痹
看到上面这句话你就应该明白这是个啥尿性的文了。
本文内容恶俗,用语粗鄙,涉及骂人,不喜勿入。
—————————————————

骂人是门艺术。
王也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句从诸葛青嘴里说出的话。
此时,王也正躺在他那张大床上。
是张大床,可惜有点空,本来睡两个人的床,现今只剩一床被子。
诸葛青手脚麻利,前一天刚分手,后一天就收拾好所有家伙事儿回去了,王也不禁咂舌。
王也和诸葛青分手了。
按理说,王也现在不是在喝酒痛骂诸葛青没良心,就是在心怀酸涩感怀他们度过的美好时光。
可王也满脑子净是诸葛青喝醉后说的胡话。
这是啥事儿啊,王也心想。

他俩确定关系后没多久,诸葛青就在他家喝醉过一次。
身上依旧是衬衫加西服裤,手里却拿着个啤酒瓶子。诸葛青窝在沙发上,高举酒瓶,说什么要教王也骂人的艺术。
王也当是也醉了,脑子一不灵光就点了点头。
诸葛青一看他点头了,好生开心啊,挥舞着还剩一半的啤酒瓶子侃侃而谈。
“唱曲讲究起承转合,骂人也讲门道。你写个文章要有凤头猪肚豹尾,骂人也要有开头高潮结尾和升华。当然骂人这门艺术并不能用到所有人身上,有些人不能被骂,有些人不配被骂。”
“嗯,您说。”
“骂人这事即是民族的,又是全中国的。它有共性,也有特性。举个例子,我说MMP,你或许不了解这句话准确意思。但你一看,好家伙,这句扯上我妈了,你就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好话。其实这事也挺好笑。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大家差不多都可以做到前半句,却不一定做到后半句。有些人一张口就问侯人家老母,啧啧。”
“嗯,您说。”
“骂人讲究时机,早骂了或晚骂了都会有损其伤人程度。当然这声音大小也有个讲究。盛怒的人用吼的,大声表示自己的愤怒,顺便震慑一下对方。这时骂人讲究狠,不求吐字清晰,但求连续不断。还能控制怒气的人呢,就正常大小声音就行。当然这时就不求连续不断,但求吐字清晰。记住啊,这时要直视对方的眼睛,别怂,就当看只狗。而那些只想发泄不满的人呢,别看你骂的人,看周围风景,然后嘟囔出一句脏话,要让别人只能听个大概,但也能听出你是在骂他。当然,骂人之前你就得做好打架准备了,以防万一,先发制人。”
“嗯,您说。”
“……”
“嗯?”
王也抬眼一看,诸葛青抱着个酒瓶子睡死在沙发上,刚才没喝完的酒全洒地板上了。
作为唯一一个醒着的,王也任劳任怨的从诸葛青手里夺出了空瓶子,又把他扔到床上。
心累,王也心想。

这还不算完。
第二次在王也家喝醉的诸葛青又讲骂人艺术。这一次不局限于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了,他把黑手伸向了光辉灿烂的世界骂人文化。
这次王也没喝醉,代价就是他感觉上了节洗脑课。课上诸葛老师左手持雪花啤酒,右手搂住王同学的脖子,用他那标准的美式英语发音惊艳了王同学,也让王同学领略了一下世界各地丰富多彩的骂人文化。
“你知道为啥中国人爱骂人祖宗,外国人却不爱骂吗?
“……不知道。”
“傻孩子!这就是宗法文化的魅力啊!搁中国,你可以问侯人祖宗十八辈,搁外国不一定有这么多辈啊!你看我们中国人姓在前,外国人姓在后啊!”
“……是,我傻。”
“笨,再问一个,你知道为啥你老母总是亲戚中被问侯最多的吗?”
“……不知道。”
“傻了吧!不想想谁生的你!”

第三次王也就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那是他俩快分手了,将断未断,王也心里不好受,一瓶一瓶喝崂山,把自己灌醉了。唯一记得的就是他揪着诸葛青领子大声唱“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这句歌词,也是他俩分手的原因。
本来王也就对自己没信心。
诸葛青,一个女粉丝遍布全国各地的,还时不时有新粉丝出现的人。
王也没信心跟他谈恋爱,怕诸葛青只是玩玩图新鲜。
是王也提的分手。
当时正值黄昏,诸葛青站夕阳底下瞅了他好长时间,最后回了句:好啊。
说罢,转身就走。
王也怂了,不敢追他,只敢灰溜溜的回家。
呆在家里心里也不好受,于是王也就出门找了个酒吧喝闷酒。
一开门,迎头就看见诸葛青搁一群女人堆里喝酒。
看见王也来了,诸葛青便挥手招呼王也过来。
王也真是气得没脾气了,一屁股坐诸葛青旁边,夺过诸葛青手里的酒就往嘴里灌。
一群女人看两大老爷们一副要打架的样,也就散去了。走前倒是没忘问诸葛青的手机号。
“这就是我唱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的原因。”
“老王,我有事跟你说。”
“说,别憋着。”
“你那天不仅唱了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你还唱了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和别碰我女人。”
“……”
“老王……”
“干啥!”
“我寻思着咱俩之间还缺一发分手炮。”
“你快闭嘴吧!”

他俩分手不到半个月,王也收到了结婚请帖。
真是个不同寻常的结婚请帖。
一副证书模样,打开一看,左边四个大字“结婚请帖”,右边四个大字“诚邀王也”。
王也一下子就把请帖扔地上,还踩了几脚。
然后就掏出手机给诸葛青发短信。
“你啥意思!”
“字面意思。”
“咱俩分手还没半个月呢,你挺行啊,诸葛青!”
“谢谢夸奖,这月月底结婚,记得包红包啊。”
“你大爷的!”
短信互怼以王也失败告终。
寻思半天,王也猛拍脑门儿。
他咋那么傻啊。
为啥不用QQ,还能省点儿话费。

王也坐的是最早一班的飞机。
大早上的,他那副要揍人的样把人家有点困的空姐硬生生吓醒了。
一下飞机,王也就坐出租车冲向结婚典礼处。
一路从大楼底层杀上顶层。
一推门,大喝一声“诸葛老贼。”
然后正准备婚礼的诸葛家全体人员就一起抬起头直盯王也。
“我是骂老青。”
“刷——”除诸葛青外的诸葛家人又都低下头,看似在细心准备,实际都竖起了耳朵。没办法,八卦是人之本能。
诸葛青今天标准新郎装,旁边站着穿着长裙踩着二十厘米高跟鞋的傅蓉。
王也没等诸葛青开口,就一红包扔他脸上。
嚯,还挺重。
诸葛青边想边把红包递给傅蓉。
“老王你来了啊。”
“别废话,今天我就来说一句话。”
“什么?”
“诸葛青,你麻痹!”
说着还举了个中指。
待中指放下,王也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而响叮当之势扛起诸葛青就跑。
诸葛青刚被骂时还没反应过来,等他被扛时才明白咋回事,便笑着跟傅蓉挥手说接下来全靠她了。
傅蓉气的直跳脚,奈何踩着二十厘米高跟鞋不便于追。
周围人也一脸懵逼:伴郎跑了!咋办!
“小白!”傅蓉吼道。
“到!”
“现在开始你是伴郎!”
“是!”

诸葛青被王也扛到个小招待所,还被一下扔床上。可他不恼,只是笑。
“准备挺齐全啊,连招待所都提前订好了。”
“老青。”
“嗯?”
“我寻思咱俩之间还缺个分手炮。”
“……”

做完后,诸葛青累趴了,生无可恋咸鱼状窝在被窝里,王也则在一旁喝事后茶。
“那是我亲戚婚礼,我是伴郎,傅蓉是伴娘。”
“我知道,来的时候寻思明白了。”
“那你还这么暴力,咬的我挺疼。”
“毕竟是分手炮。”
“你真是……”
“咱再来一炮。”
“以啥名义?”
“以你男朋友名义,来一发复和炮。也就我能忍你大讲骂人艺术。”
“那也只有我能忍你唱经典神曲。”
折腾了好几次,两人才结束。
抱着睡死过去的诸葛青,王也迷迷糊糊想起他唱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后的事。
那时,诸葛青也喝醉了,笑嘻嘻的对王也说:“我有好多好妹妹,但是啊,我男人只有你一个。”

“话说老王你包了个挺大的红包啊。”
“我就塞了三张一块,其他都是卫生纸。”
“……”

【也青】睡前运动

1.双高中班主任(虽然可能看不出来)
2.我可纯洁了,所以不要误会题目(笑)
3.@陆柒 说我取名直男,于是……虚心求教,死不悔改,我取名直男我快乐,有本事你打我啊23333
—————————————————
王也看了看右手手背,上面画着个兔子,即便画的多不像只兔子,可两个过于夸张的耳朵还是证明这是只(丑到爆的)兔子。
然后,王也转头看左边,诸葛青正埋头苦干画另一只兔子。想想就知道,右手背上那只兔子也是出自诸葛青之手。
“祖宗啊,啥时候画完。”
“马上。”
今夜月黑风高,是个睡前谈心和运动的好日子,于是诸葛青一把把王也推到床上,边谈心边运动,如果画画算是运动的话。
不是第一次了,诸葛青一周前就痴迷于在王也手上画兔子,各种各样的兔子。
王也带着手上兔子上班的第一天,历史组的其他老师就调笑着问他这是谁画的啊,王也只好笑笑,说见笑啊各位。
于是门儿清的历史组老师们就把目光转向了对门的地理组办公室内的诸葛青。
或许是他们的目光太露骨,诸葛青站起对着对门笑了笑,然后啪的一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震的地抖了三抖。
虽然王也表面上不在乎手上多个兔子,但他还是好奇诸葛青为啥画兔子。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暗示,结果刚想和诸葛青进行深入交流时,诸葛青就一下挥掉他的手,还说别闹。
人不如兔啊,王也感叹。
就这样耗了好长时间,诸葛青终于把笔放下,眯眼笑笑,心想这真是名家大作,值得裱起来的那种。
然后抬眼就看见王也盯着他,一副欲求不满的样。
诸葛青笑笑表示自己的疑惑。
王也叹口气,揉了揉诸葛青的头。
“祖宗啊,为啥要画兔子?”
“看班里小女生画觉得挺好玩就画了。”
“……真的?”
“特别真。”
说着诸葛青就眨眨眼睛,不自觉卖萌。
王也也不好说自己想“运动”,于是就只是亲了亲诸葛青的眼角,说很晚了快睡吧。
结果刚准备站起来的王也又一次被诸葛青拽了回去,摔到了床上,摔得背疼,抬眼一看,诸葛青笑的一副狐狸样骑在他身上。
“王老师不准备教训教训不听话的学生吗?”
“不敢不敢,教育局严抓体罚啊。”
“那王老师接受贿赂吗?”
王也没说话,用一个吻结束了聊天谈心,也开始了睡前运动。
等到身体交流完成,两人清洗完躺床上,王也戳了戳诸葛青的脸,没回应,睡熟了。
于是他看了看左右手上两只兔子。
我想要狐狸。
王也自言自语道。

【也青】正装西服

1.双高中班主任的设定,我就想借此文表达一下我对放假的渴望。
2.这位@陆柒 说好我更你就更的(笑)

3.别问我为啥也总看的见青仔的眼睛,因为爱情。

—————————————————
王也懒散的倚在窗台,对着每个经过他跟他说再见的学生和家长赠送廉价笑脸。
也不是他不想真诚,刚才的家长会和家长会后各位家长的轮番轰炸式提问(有关自家孩子学习问题)已经消耗尽他最后的耐心。他松了松领带,解开了衬衫前两个扣子,太紧了,不适应。
今天是高三开家长会的日子,王也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穿了正装黑色西服,毕竟是学校规定,结果五班那群小兔崽子憋笑憋了一天。反观六班,诸葛青那一身藏蓝色西服迷得小姑娘嗷嗷直叫唤,连男同学也多瞅两眼。
啧,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王也望向六班窗户,看着诸葛青还在讲着什么,西服扣子一直扣到顶,领带也好好的系着,头发也一丝不苟的扎好,真是一副严谨认真样。
漂亮,王也想。
诸葛青腰细,腿也细,这身西服把他那偏瘦的身材完美呈现出来,怪是勾人。藏青色的西服配着又嫩又白的皮肤,看的王也心痒痒的,想起昨晚自己在诸葛青那偏白的皮肤上印上一个又一个红印,那时诸葛青调笑着问他是不是属狗,换来的是他一口咬到诸葛青肩膀上。结果呢?可想而知,他也被诸葛青咬了一口,怪疼的。想着他就摸了摸自己左肩,明明已经不疼的伤口现在又火辣辣地疼开了。
可不能再想了,再想要出事儿了。这么想着王也把脑袋撇向另一边,结果看到三个小姑娘围在一起叽叽喳喳。
凭着当班主任这么多年的经验,绝对有事,于是王也就慢慢走到那三个小姑娘身边,结果三个人硬是没注意到他走进。
啧啧,这真是一点高三必备技能都没有。
这么想着王也就把其中一个小女生手里的手机拿过来了。
哟,拍得挺好。
屏幕上是小姑娘抓拍的诸葛青,刚好笑的一瞬间,好看是好看,就是礼貌中带着点疏远。
那三个小姑娘一看是教导主任抽走的手机立刻安静了,僵在那不知要说什么。
王也倒是自然,拿着人家小姑娘的手机立马登上人家的QQ,毫不犹豫加了自己,把那照片一发,自己再拿出自己的手机,一手保存,一手删除。保存是保存到自己手机上,删除是删除人家小姑娘的心血。保存完还顺手把自己从小姑娘的好友列表里删除。一切完成后就把手机还回去,顺便叨叨一句以后别带手机来学校,这做的异常熟练,绝不是第一次。
小姑娘们连忙拿回手机,抛下一句老师再见就跑了。
王也也不管那群小姑娘,自己拿出手机点开相册,里边全是诸葛青,有他自己拍的,有别的小姑娘拍的,反正无论是谁,照片上的人总是漂亮的。
眼瞅着诸葛青快完成家长会了,王也就慢悠悠的走回去。
诸葛青一出教室门就看见王也冲他打招呼,于是走过去,笑着问王也晚上吃啥,王也叹口气说你就光知道吃吧,一会班主任还要开会。这么说着,王也不自觉的就牵上诸葛青的手,心里倒是美滋滋的。
毕竟啊,诸葛青对他笑的时候眼里总是含笑的,一点也不疏远。
那才是真漂亮啊。

【也青】开车与飙车

最近这位@陆柒·长弧中 总跟我说车,好,开个车,真车!
背景是确定关系同居后
—————————————————
王也会开车。
他开车开得很慢,懒懒散散的,好像下一步车就会不动了。
毕竟是个前道士,与世无争,清静无为。
对,前面他清净无为开车,后面司机暴跳如雷,就差跳起来问候王也祖宗。
也不是没有被问候过,每次被问候祖宗时,王也一边说罪过罪过,一边慢慢踩油门,踩的油门像刹车,车速更慢了。
诸葛青坐过王也开的车。
对王也的车技,诸葛青表示他只想笑笑不想说话。
王也这样的人上不了高速,车速太慢。
诸葛青会开车。
这是他自己说的。
呵呵。
这是王也说的。
王也坐过诸葛青开的车。
那时他太困,怕疲劳驾驶出事故,于是就让诸葛青开车。
一开始王也以为自己可以眯一会儿,结果他错了。
这边王也刚闭上眼睛准备补补觉,那边诸葛青一脚油门踩下去。
噌的一声,车飞出去了,王也也醒了。
那一瞬间,王也只想到五个大字。
什么,当然不是祖师爷在上,而是你奶奶个腿。
王也很震惊,诸葛青很平静,平静的诸葛青又狠踩了脚油门,车飞的更快了。
虽然快,但很稳。
虽然车轱辘带起一溜烟尘,但很稳。
虽然后来诸葛青兴起来了个漂移甩尾,但很稳。
等下了车,王也对着诸葛青举起大拇指,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老司机,够牛掰。
还好是在荒山野岭,要不然就要去警局喝茶了,王也这么想。
为了自己的心脏,王也准备找诸葛青谈谈。
带着豆汁谈谈的那种。
最后谈判很成功。
至少王也这么认为。
只要诸葛青开车期间被罚款,诸葛青就把驾照给王也,王也负责开车,一次罚款期限半年。
一开始诸葛青还不在意,心想自己开车这么多年就没出过事故。
嗯,老司机,就是这么任性。
然后就出事了。
诸葛青开车时被罚款了,因为停错了位置,占了人行道。
王也笑笑,毫不留情的抢走了诸葛青的驾照。
在没有驾照的日子里,诸葛青只能窝在副驾驶座上。偶尔有人因车速问候王也祖宗时,他就降下车窗,对对方笑笑,然后说:丑拒,不约。
王也听见了就笑笑,说一句:祖宗坐好,我加速了啊。
然后一脚油门,车继续慢慢开。
—————————————————
问候祖宗=wocaonizuzong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