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木桩的好少年

死了

【fgo】我觉得我还能被抢救一下

本来是旧剑up时的文,因某些原因晚写了。
以及,我流藤丸♂,ooc注意。
————————————————————
                                 1.
      藤丸在下围棋。
      藤丸在和晴明下围棋。
      晴明背后的电视机上羽生结弦在滑冰。
      这魔幻现实主义的梦啊!藤丸叹息道。
      对面晴明捧着茶杯喝了口茶。
    “该你了。”
      藤·完全不会围棋·丸连忙胡乱落下一颗白子。
      晴明看了眼棋盘,突然开口。
    “抽卡讲究玄学。”
    “是……”
    “要天时地利人和。”
    “是……”
    “我看你骨骼惊奇,必是抽卡奇才。”
      藤·非洲人·丸:“……”
      晴明落下黑子,优雅地再次喝了口茶。
    “我赢了。”
    “什么?围棋我不会啊。”藤丸汗颜道。
      晴明微微一笑:“谁说这是围棋。”
     “那,这是?”
     “五子棋。”
     “……”
                                 2.
       藤丸瞬间惊醒。
       嗯,还是熟悉的天花板。
                                 3.
       藤丸兴奋的起床。
       藤丸兴奋的吃完早饭。
       藤丸兴奋的拉玛修去抽卡。
     “今天旧剑up!”
     “嗯,前辈开心就好。”
       兴奋的藤丸召集了所有的阿尔托莉雅,还不忘叫上莫德雷德和梅林,并美其名曰:提高成功召唤旧剑的可能性。
      “嗯,前辈开心就好。”玛修面无表情,一脸看破红尘。
        梅林看了,回头问来找乐子的安徒生:“他还管大卫叫恩奇都?”
        安徒生推了推眼镜:“他现在还管我叫日天。”
        梅林了然,大卫还是被叫小恩。
                                  4.
        藤丸这个非洲人要搞事情。
        说实话,藤丸不是个纯种的非洲人,他也有欧的时候。
        当年抽阿尔托莉雅,不说一发十连入魂了,他闭眼单抽出奇迹。
        但他的欧气仅限阿尔托莉雅。
        当年抽莫德雷德时,藤丸非说他自己对潘德拉贡家有吸引力,拉着玛修说要给她表演单抽出奇迹。
        当年玛修还年轻,摆不出看破红尘的样,只好微微一笑说句:“嗯,前辈开心就好。”
       旁边因为名字也有个莫而被叫来提高抽中可能性的莫扎特但笑不语。
       结果可想而知。
       藤丸差点把石头都砸了才抽出莫德雷德。
       当时场面异常火爆。
       只见圣光一闪,小莫亮相,未等其宣告自己的到来,便见一只藤丸飞扑过去,抱着莫德雷德的腿边哭边嚎。
       当年的玛修忍不住捂脸。
       阿尔托莉雅也捂脸。
       当年的大场面搁现在成了小场面。
       嗯,小场面,不要慌,这种时候微笑就可以了。
                                    5.
       藤丸开始砸石头抽卡了。
       阿尔托莉雅们开始吃瓜了。
       一发单抽——没中。
       一发十连——没中。
       阿尔托莉雅有点慌,她戳了戳身边的lily。
     “藤丸莫不是抽不出?”
       lily也慌了。
     “那我们岂不是下一个大卫!?”
       阿尔托莉雅们集体慌了。
                                   6.
       当年抽恩奇都时藤丸疯了一下。
       也不能这么说。
       因为处于抽卡模式的藤丸从未正常过。
       不过抽恩奇都时严重了一些。
       当年的藤丸看着要见底的石头十分哀怨。
       他回头跟玛修说:“我闭眼捂耳抽卡,人出来说完词再叫我。”
       玛修不忍问藤丸抽出概念礼装咋办,只能点点头。
       于是藤丸闭眼,圣光一闪。
      “的确是英灵。”
       藤丸在玛修的提醒下睁开眼。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抹嫩绿。
       绿的头发!!!!!
       于是藤丸搂着大卫说:“小恩啊,你咋把头发剪短了啊。”
                                 7.
       这是最后一发十连。
       藤丸向玛修发誓。
       剩下的石头是不少,但也得为莉莉丝的到来做准备。
       于是藤丸向池子砸了三十个石头。
                                 8.
       十连的最后一张是柳洞寺的概念礼装。
       嗯,旧剑没出。
       藤丸抱着小次郎的腿边哭边嚎。
       什么“这池子就没旧剑!旧剑根本不存在!”之类的话,藤丸重复千遍。
       小次郎则想着自己何时才能自由,然后去洗自己的裤子。
       那条惨遭蹂躏的裤子上满是藤丸的泪水和鼻涕。
       梅林不禁摇摇头,对身边的安徒生说:“你看藤丸像不像没抽出爷爷时抱着百貌哭的那样。”
        安徒生推了推眼镜。
       “不像。”
       “那像什么?”
       “像他抽不出孔明后抱着我的腿边哭边喊日天爸爸的样。”
                                  9.
        夜班三更,有人敲门。
        这挺恐怖。
        对玛修来说,这挺正常。
        玛修开门,门前立着个藤丸。
        这太正常了。
        众所周知,藤丸脑回路不同寻常。
        藤丸第一次敲玛修的门时,玛修有点惊讶。
        夜班三更,男人敲门,非奸即盗。
        可藤丸不是正常男人,他可是藤丸啊。
        藤丸也不奸也不盗,只是拉着玛修谈了一晚上迦勒底空调温度问题。
      “玛修你看,有些英灵披着棉被,有些英灵穿着泳装,他们的服装完全不是一个季节啊!”
      “嗯,前辈开心就好。”
      “我也不能什么也不做,那可是寒了他们的心啊。”
      “嗯,前辈开心就好。”
      “要不弄个调查问卷?”
      “嗯,前辈开心就好。”
                                10.
        吸取了经验教训的玛修早不是当年那个玛修了,她是崭新的玛修。
       于是崭新的玛修开口道。
      “前辈有何事烦恼?”
        门外的藤丸喜形于色,把一人推出道,
      “玛修,你看这是谁。”
        言语间颇有一种“妖怪,你看这是谁”的感觉。
        这浓浓的西游味。
        玛修定睛一看。
        旧剑!
        亚瑟·潘德拉贡!
        藤丸笑道:“我就说我对亚瑟王有吸引力。”
        玛修愣了一下,赶忙问道:“前辈,你还剩多少石头?”
       藤丸羞涩一笑。
     “玛修,咱们得嫖别人家的莉莉丝了。”
     “……”

      
   
      
     
    

【也青】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

我从北京到浙江,跨越半个东部沿海,就是为了送你一个中指和一句你麻痹
看到上面这句话你就应该明白这是个啥尿性的文了。
本文内容恶俗,用语粗鄙,涉及骂人,不喜勿入。
—————————————————

骂人是门艺术。
王也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句从诸葛青嘴里说出的话。
此时,王也正躺在他那张大床上。
是张大床,可惜有点空,本来睡两个人的床,现今只剩一床被子。
诸葛青手脚麻利,前一天刚分手,后一天就收拾好所有家伙事儿回去了,王也不禁咂舌。
王也和诸葛青分手了。
按理说,王也现在不是在喝酒痛骂诸葛青没良心,就是在心怀酸涩感怀他们度过的美好时光。
可王也满脑子净是诸葛青喝醉后说的胡话。
这是啥事儿啊,王也心想。

他俩确定关系后没多久,诸葛青就在他家喝醉过一次。
身上依旧是衬衫加西服裤,手里却拿着个啤酒瓶子。诸葛青窝在沙发上,高举酒瓶,说什么要教王也骂人的艺术。
王也当是也醉了,脑子一不灵光就点了点头。
诸葛青一看他点头了,好生开心啊,挥舞着还剩一半的啤酒瓶子侃侃而谈。
“唱曲讲究起承转合,骂人也讲门道。你写个文章要有凤头猪肚豹尾,骂人也要有开头高潮结尾和升华。当然骂人这门艺术并不能用到所有人身上,有些人不能被骂,有些人不配被骂。”
“嗯,您说。”
“骂人这事即是民族的,又是全中国的。它有共性,也有特性。举个例子,我说MMP,你或许不了解这句话准确意思。但你一看,好家伙,这句扯上我妈了,你就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好话。其实这事也挺好笑。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大家差不多都可以做到前半句,却不一定做到后半句。有些人一张口就问侯人家老母,啧啧。”
“嗯,您说。”
“骂人讲究时机,早骂了或晚骂了都会有损其伤人程度。当然这声音大小也有个讲究。盛怒的人用吼的,大声表示自己的愤怒,顺便震慑一下对方。这时骂人讲究狠,不求吐字清晰,但求连续不断。还能控制怒气的人呢,就正常大小声音就行。当然这时就不求连续不断,但求吐字清晰。记住啊,这时要直视对方的眼睛,别怂,就当看只狗。而那些只想发泄不满的人呢,别看你骂的人,看周围风景,然后嘟囔出一句脏话,要让别人只能听个大概,但也能听出你是在骂他。当然,骂人之前你就得做好打架准备了,以防万一,先发制人。”
“嗯,您说。”
“……”
“嗯?”
王也抬眼一看,诸葛青抱着个酒瓶子睡死在沙发上,刚才没喝完的酒全洒地板上了。
作为唯一一个醒着的,王也任劳任怨的从诸葛青手里夺出了空瓶子,又把他扔到床上。
心累,王也心想。

这还不算完。
第二次在王也家喝醉的诸葛青又讲骂人艺术。这一次不局限于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了,他把黑手伸向了光辉灿烂的世界骂人文化。
这次王也没喝醉,代价就是他感觉上了节洗脑课。课上诸葛老师左手持雪花啤酒,右手搂住王同学的脖子,用他那标准的美式英语发音惊艳了王同学,也让王同学领略了一下世界各地丰富多彩的骂人文化。
“你知道为啥中国人爱骂人祖宗,外国人却不爱骂吗?
“……不知道。”
“傻孩子!这就是宗法文化的魅力啊!搁中国,你可以问侯人祖宗十八辈,搁外国不一定有这么多辈啊!你看我们中国人姓在前,外国人姓在后啊!”
“……是,我傻。”
“笨,再问一个,你知道为啥你老母总是亲戚中被问侯最多的吗?”
“……不知道。”
“傻了吧!不想想谁生的你!”

第三次王也就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那是他俩快分手了,将断未断,王也心里不好受,一瓶一瓶喝崂山,把自己灌醉了。唯一记得的就是他揪着诸葛青领子大声唱“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这句歌词,也是他俩分手的原因。
本来王也就对自己没信心。
诸葛青,一个女粉丝遍布全国各地的,还时不时有新粉丝出现的人。
王也没信心跟他谈恋爱,怕诸葛青只是玩玩图新鲜。
是王也提的分手。
当时正值黄昏,诸葛青站夕阳底下瞅了他好长时间,最后回了句:好啊。
说罢,转身就走。
王也怂了,不敢追他,只敢灰溜溜的回家。
呆在家里心里也不好受,于是王也就出门找了个酒吧喝闷酒。
一开门,迎头就看见诸葛青搁一群女人堆里喝酒。
看见王也来了,诸葛青便挥手招呼王也过来。
王也真是气得没脾气了,一屁股坐诸葛青旁边,夺过诸葛青手里的酒就往嘴里灌。
一群女人看两大老爷们一副要打架的样,也就散去了。走前倒是没忘问诸葛青的手机号。
“这就是我唱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的原因。”
“老王,我有事跟你说。”
“说,别憋着。”
“你那天不仅唱了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你还唱了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和别碰我女人。”
“……”
“老王……”
“干啥!”
“我寻思着咱俩之间还缺一发分手炮。”
“你快闭嘴吧!”

他俩分手不到半个月,王也收到了结婚请帖。
真是个不同寻常的结婚请帖。
一副证书模样,打开一看,左边四个大字“结婚请帖”,右边四个大字“诚邀王也”。
王也一下子就把请帖扔地上,还踩了几脚。
然后就掏出手机给诸葛青发短信。
“你啥意思!”
“字面意思。”
“咱俩分手还没半个月呢,你挺行啊,诸葛青!”
“谢谢夸奖,这月月底结婚,记得包红包啊。”
“你大爷的!”
短信互怼以王也失败告终。
寻思半天,王也猛拍脑门儿。
他咋那么傻啊。
为啥不用QQ,还能省点儿话费。

王也坐的是最早一班的飞机。
大早上的,他那副要揍人的样把人家有点困的空姐硬生生吓醒了。
一下飞机,王也就坐出租车冲向结婚典礼处。
一路从大楼底层杀上顶层。
一推门,大喝一声“诸葛老贼。”
然后正准备婚礼的诸葛家全体人员就一起抬起头直盯王也。
“我是骂老青。”
“刷——”除诸葛青外的诸葛家人又都低下头,看似在细心准备,实际都竖起了耳朵。没办法,八卦是人之本能。
诸葛青今天标准新郎装,旁边站着穿着长裙踩着二十厘米高跟鞋的傅蓉。
王也没等诸葛青开口,就一红包扔他脸上。
嚯,还挺重。
诸葛青边想边把红包递给傅蓉。
“老王你来了啊。”
“别废话,今天我就来说一句话。”
“什么?”
“诸葛青,你麻痹!”
说着还举了个中指。
待中指放下,王也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而响叮当之势扛起诸葛青就跑。
诸葛青刚被骂时还没反应过来,等他被扛时才明白咋回事,便笑着跟傅蓉挥手说接下来全靠她了。
傅蓉气的直跳脚,奈何踩着二十厘米高跟鞋不便于追。
周围人也一脸懵逼:伴郎跑了!咋办!
“小白!”傅蓉吼道。
“到!”
“现在开始你是伴郎!”
“是!”

诸葛青被王也扛到个小招待所,还被一下扔床上。可他不恼,只是笑。
“准备挺齐全啊,连招待所都提前订好了。”
“老青。”
“嗯?”
“我寻思咱俩之间还缺个分手炮。”
“……”

做完后,诸葛青累趴了,生无可恋咸鱼状窝在被窝里,王也则在一旁喝事后茶。
“那是我亲戚婚礼,我是伴郎,傅蓉是伴娘。”
“我知道,来的时候寻思明白了。”
“那你还这么暴力,咬的我挺疼。”
“毕竟是分手炮。”
“你真是……”
“咱再来一炮。”
“以啥名义?”
“以你男朋友名义,来一发复和炮。也就我能忍你大讲骂人艺术。”
“那也只有我能忍你唱经典神曲。”
折腾了好几次,两人才结束。
抱着睡死过去的诸葛青,王也迷迷糊糊想起他唱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后的事。
那时,诸葛青也喝醉了,笑嘻嘻的对王也说:“我有好多好妹妹,但是啊,我男人只有你一个。”

“话说老王你包了个挺大的红包啊。”
“我就塞了三张一块,其他都是卫生纸。”
“……”

【也青】睡前运动

1.双高中班主任(虽然可能看不出来)
2.我可纯洁了,所以不要误会题目(笑)
3.@陆柒 说我取名直男,于是……虚心求教,死不悔改,我取名直男我快乐,有本事你打我啊23333
—————————————————
王也看了看右手手背,上面画着个兔子,即便画的多不像只兔子,可两个过于夸张的耳朵还是证明这是只(丑到爆的)兔子。
然后,王也转头看左边,诸葛青正埋头苦干画另一只兔子。想想就知道,右手背上那只兔子也是出自诸葛青之手。
“祖宗啊,啥时候画完。”
“马上。”
今夜月黑风高,是个睡前谈心和运动的好日子,于是诸葛青一把把王也推到床上,边谈心边运动,如果画画算是运动的话。
不是第一次了,诸葛青一周前就痴迷于在王也手上画兔子,各种各样的兔子。
王也带着手上兔子上班的第一天,历史组的其他老师就调笑着问他这是谁画的啊,王也只好笑笑,说见笑啊各位。
于是门儿清的历史组老师们就把目光转向了对门的地理组办公室内的诸葛青。
或许是他们的目光太露骨,诸葛青站起对着对门笑了笑,然后啪的一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震的地抖了三抖。
虽然王也表面上不在乎手上多个兔子,但他还是好奇诸葛青为啥画兔子。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暗示,结果刚想和诸葛青进行深入交流时,诸葛青就一下挥掉他的手,还说别闹。
人不如兔啊,王也感叹。
就这样耗了好长时间,诸葛青终于把笔放下,眯眼笑笑,心想这真是名家大作,值得裱起来的那种。
然后抬眼就看见王也盯着他,一副欲求不满的样。
诸葛青笑笑表示自己的疑惑。
王也叹口气,揉了揉诸葛青的头。
“祖宗啊,为啥要画兔子?”
“看班里小女生画觉得挺好玩就画了。”
“……真的?”
“特别真。”
说着诸葛青就眨眨眼睛,不自觉卖萌。
王也也不好说自己想“运动”,于是就只是亲了亲诸葛青的眼角,说很晚了快睡吧。
结果刚准备站起来的王也又一次被诸葛青拽了回去,摔到了床上,摔得背疼,抬眼一看,诸葛青笑的一副狐狸样骑在他身上。
“王老师不准备教训教训不听话的学生吗?”
“不敢不敢,教育局严抓体罚啊。”
“那王老师接受贿赂吗?”
王也没说话,用一个吻结束了聊天谈心,也开始了睡前运动。
等到身体交流完成,两人清洗完躺床上,王也戳了戳诸葛青的脸,没回应,睡熟了。
于是他看了看左右手上两只兔子。
我想要狐狸。
王也自言自语道。

【也青】正装西服

1.双高中班主任的设定,我就想借此文表达一下我对放假的渴望。
2.这位@陆柒 说好我更你就更的(笑)

3.别问我为啥也总看的见青仔的眼睛,因为爱情。

—————————————————
王也懒散的倚在窗台,对着每个经过他跟他说再见的学生和家长赠送廉价笑脸。
也不是他不想真诚,刚才的家长会和家长会后各位家长的轮番轰炸式提问(有关自家孩子学习问题)已经消耗尽他最后的耐心。他松了松领带,解开了衬衫前两个扣子,太紧了,不适应。
今天是高三开家长会的日子,王也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穿了正装黑色西服,毕竟是学校规定,结果五班那群小兔崽子憋笑憋了一天。反观六班,诸葛青那一身藏蓝色西服迷得小姑娘嗷嗷直叫唤,连男同学也多瞅两眼。
啧,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王也望向六班窗户,看着诸葛青还在讲着什么,西服扣子一直扣到顶,领带也好好的系着,头发也一丝不苟的扎好,真是一副严谨认真样。
漂亮,王也想。
诸葛青腰细,腿也细,这身西服把他那偏瘦的身材完美呈现出来,怪是勾人。藏青色的西服配着又嫩又白的皮肤,看的王也心痒痒的,想起昨晚自己在诸葛青那偏白的皮肤上印上一个又一个红印,那时诸葛青调笑着问他是不是属狗,换来的是他一口咬到诸葛青肩膀上。结果呢?可想而知,他也被诸葛青咬了一口,怪疼的。想着他就摸了摸自己左肩,明明已经不疼的伤口现在又火辣辣地疼开了。
可不能再想了,再想要出事儿了。这么想着王也把脑袋撇向另一边,结果看到三个小姑娘围在一起叽叽喳喳。
凭着当班主任这么多年的经验,绝对有事,于是王也就慢慢走到那三个小姑娘身边,结果三个人硬是没注意到他走进。
啧啧,这真是一点高三必备技能都没有。
这么想着王也就把其中一个小女生手里的手机拿过来了。
哟,拍得挺好。
屏幕上是小姑娘抓拍的诸葛青,刚好笑的一瞬间,好看是好看,就是礼貌中带着点疏远。
那三个小姑娘一看是教导主任抽走的手机立刻安静了,僵在那不知要说什么。
王也倒是自然,拿着人家小姑娘的手机立马登上人家的QQ,毫不犹豫加了自己,把那照片一发,自己再拿出自己的手机,一手保存,一手删除。保存是保存到自己手机上,删除是删除人家小姑娘的心血。保存完还顺手把自己从小姑娘的好友列表里删除。一切完成后就把手机还回去,顺便叨叨一句以后别带手机来学校,这做的异常熟练,绝不是第一次。
小姑娘们连忙拿回手机,抛下一句老师再见就跑了。
王也也不管那群小姑娘,自己拿出手机点开相册,里边全是诸葛青,有他自己拍的,有别的小姑娘拍的,反正无论是谁,照片上的人总是漂亮的。
眼瞅着诸葛青快完成家长会了,王也就慢悠悠的走回去。
诸葛青一出教室门就看见王也冲他打招呼,于是走过去,笑着问王也晚上吃啥,王也叹口气说你就光知道吃吧,一会班主任还要开会。这么说着,王也不自觉的就牵上诸葛青的手,心里倒是美滋滋的。
毕竟啊,诸葛青对他笑的时候眼里总是含笑的,一点也不疏远。
那才是真漂亮啊。

【也青】开车与飙车

最近这位@陆柒·长弧中 总跟我说车,好,开个车,真车!
背景是确定关系同居后
—————————————————
王也会开车。
他开车开得很慢,懒懒散散的,好像下一步车就会不动了。
毕竟是个前道士,与世无争,清静无为。
对,前面他清净无为开车,后面司机暴跳如雷,就差跳起来问候王也祖宗。
也不是没有被问候过,每次被问候祖宗时,王也一边说罪过罪过,一边慢慢踩油门,踩的油门像刹车,车速更慢了。
诸葛青坐过王也开的车。
对王也的车技,诸葛青表示他只想笑笑不想说话。
王也这样的人上不了高速,车速太慢。
诸葛青会开车。
这是他自己说的。
呵呵。
这是王也说的。
王也坐过诸葛青开的车。
那时他太困,怕疲劳驾驶出事故,于是就让诸葛青开车。
一开始王也以为自己可以眯一会儿,结果他错了。
这边王也刚闭上眼睛准备补补觉,那边诸葛青一脚油门踩下去。
噌的一声,车飞出去了,王也也醒了。
那一瞬间,王也只想到五个大字。
什么,当然不是祖师爷在上,而是你奶奶个腿。
王也很震惊,诸葛青很平静,平静的诸葛青又狠踩了脚油门,车飞的更快了。
虽然快,但很稳。
虽然车轱辘带起一溜烟尘,但很稳。
虽然后来诸葛青兴起来了个漂移甩尾,但很稳。
等下了车,王也对着诸葛青举起大拇指,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老司机,够牛掰。
还好是在荒山野岭,要不然就要去警局喝茶了,王也这么想。
为了自己的心脏,王也准备找诸葛青谈谈。
带着豆汁谈谈的那种。
最后谈判很成功。
至少王也这么认为。
只要诸葛青开车期间被罚款,诸葛青就把驾照给王也,王也负责开车,一次罚款期限半年。
一开始诸葛青还不在意,心想自己开车这么多年就没出过事故。
嗯,老司机,就是这么任性。
然后就出事了。
诸葛青开车时被罚款了,因为停错了位置,占了人行道。
王也笑笑,毫不留情的抢走了诸葛青的驾照。
在没有驾照的日子里,诸葛青只能窝在副驾驶座上。偶尔有人因车速问候王也祖宗时,他就降下车窗,对对方笑笑,然后说:丑拒,不约。
王也听见了就笑笑,说一句:祖宗坐好,我加速了啊。
然后一脚油门,车继续慢慢开。
—————————————————
问候祖宗=wocaonizuzong (笑)

【也青】妇女之友

1.来来来,看看我是如何用标点毁掉一篇文的。
2.一篇俗气的散发恋爱酸臭味的文,我就是想看他俩谈恋爱。
—————————————————
“老王啊,你是不是和碧莲一样,是个处?”
本来精虫上脑准备天雷勾地火的为爱情鼓掌的王也听了诸葛青这话是有点气的,心想,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你跟我讨论处不处这个问题,你信不信你明天不用下床了。
结果,王也跟诸葛青分开点儿距离(毕竟刚才接吻离太近了)就看见诸葛青睁开了眯眯眼看着他。明明刚才的语气还带着三分调笑,现在的眼神却分外认真。
王也愣了愣。
见王也不说话,诸葛青倒是自顾自的说开了。
“老王啊,我可跟碧莲一样是个处。”
王也不敢相信,撩妹国手还能是处?
看王也一脸不相信,诸葛青先笑了笑。
“你是不是认为我经验丰富,女友众多?”
“你难不成不是?”王也反问道。
诸葛青眨眨眼睛,倒是没眯起来,说:“女性是要尊重的爱护的,随随便便拿走女性宝贵的第一次是会遭雷劈的。”
“那您那一溜电话号码咋回事,您那一堆前女友咋回事。”
诸葛青听到王也这么说愣了一下,嘴角上挑,露出一个标准狐狸笑。
“我会跟女性做朋友,做知己,就是不会做恋人。人家女孩子大好年华不能浪费在我手里啊。再说,我那女朋友都是女性朋友的简称,我跟她们连小手都没拉过,别说进一步行动了。”
听到这儿,王也从刚才就有的怒气没了,刚想低头再亲一次,结果诸葛青躲开了,眼睛直直盯着他,又问了一遍:“王也,我是不是你第一次的对象。”
那三分调笑语气也没了。
王也叹口气:“我遇见你之前就没想过这事儿,你说你是不是第一个?”
诸葛青笑了笑,仰头亲上王也的嘴角,不深入,亲完就离开。
王也看看眼前的狐狸,闭上眼睛,亲了下来。
诸葛青没说谎,他真跟碧莲一样。在他眼里,他自己才不是什么撩妹国手,他只是妇女之友罢了。
当年上学,身边一群漂亮的小女生,他只当是朋友。
小女生照顾不好自己,诸葛青会帮忙,今天这个没吃早饭他就随手买个面包递过去,明天那个被罚干值日他就拿着抹布去帮忙,要是赶上个大姨妈看望的他也能从自己桌洞里拿出块红糖给泡水,泡完把红糖水推过去,温柔的说快喝吧,实在不行我帮你请假。
是个小女生就对这种暖男没有抵抗能力,一个个问他缺不缺女朋友,愿意为他生猴子的那种。诸葛青都礼貌回绝。
一群小女生被暖男暖的春心萌动,却不知暖男他自己也会冷。
一番翻云覆雨,王也倒了杯蜂蜜水给诸葛青润润嗓子,以防诸葛青明天嗓子疼。
待到诸葛青喝完水,王也刚抱起诸葛青准备去浴室清理干净就见诸葛青仰起头,歪歪脑袋问他,道长你知道我不交女朋友的原因吗。
也不等王也开口,诸葛青就凑到王也耳旁说:“我的原则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我亲爱的男朋友,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说罢,一下子亲在王也额头上,亲完还得意的笑笑,一副狐狸样。
王也能咋办啊,他只能无奈笑笑,轻声说一句:“嗯。”

【也青】溺亡

矫情作者又来卖弄自己的错误标点
尝试了一下把语言单独列出来,没成功,成了这么个怪风格。

背景是同居但感情没挑明
—————————————————

“我杀了一个人。”
听到诸葛青这么说,王也从餐桌上抬起头,筷子还夹了个小笼蒸包,心想这只狐狸这几天一直跟自己在一起怎么可能杀人。
“你说什么?”
诸葛青皱皱眉头,咖啡太苦了,于是加了一颗方糖进去。
“我说我杀了一个人,在梦里。”
王也也皱皱眉,递给诸葛青一片吐司。嘴里嘟囔着少喝点咖啡,对身体不好。
诸葛青不听,依旧我行我素,拿起杯子喝了几口咖啡。嗯,现在好多了,不苦了。
“王道长,我现在很困,可是我需要清醒,我想琢磨明白我的梦”
诸葛青迷迷糊糊地边说边给吐司抹花生酱,明明困的不得了,抹的酱却是均匀。
诸葛青以前就说过他有一点强迫症,有点完美倾向。
“别抹太多,太腻了一会儿你又不想吃了。”
诸葛青哼哼几声全当是答应,手却没停。
“我梦见我跟一个人在散步,嗯,应该也在聊天吧,可惜内容记不清了。”
王也看诸葛青开始自言自语,就明白自己现在说什么对方也不会听进去,于是剥了个鸡蛋,递给诸葛青。
“我们在湖边散步,湖水很蓝,很清,但我就是看不到底,真有趣。等一下,我不吃蛋清。”
王也咂咂嘴,心想这位祖宗真是难伺候,这么想着手就动起来,剥了蛋清。
“祖宗你接着说,我把蛋清吃了,行不行?”
诸葛青没听进去,嘟嘟囔囔继续说自己的梦。
“我很开心,但却很压抑,嗯……是伤心吧,这感觉真奇怪。我转身,应该是对那人笑了笑,然后一下子把那人推到了湖里。”
王也把蛋黄送到诸葛青嘴边,诸葛青一张嘴,吃了。
“我就看他一点点沉下去了,他也不挣扎,明明会游泳,对,我觉得他会游泳。我也不帮忙,这真是了。还有,我记得天还飘着雨丝,不过很小。”
诸葛青吃了几口吐司便放下了,老王说的对,酱抹多了,太腻了,不想吃。
“死的那人你认识?”
“恭喜啊老王。”
“什么意思?”
“你问到点上了,那人我看不清面孔,但应该是个男的,是谁呢……”
说着诸葛青扔下咖啡杯,起身离开餐桌。
“您老儿要干什么去?”
“去书房,找只笔写写,理理思路。”
看着桌上喝了一半的咖啡,吃了几口的吐司,王也叹口气,心想有进步啊,至少比平常多吃了个蛋黄。刚想找包饼干给诸葛青送去就想到哎呀,家里没存粮了。于是王也起身对书房里的诸葛青喊
“老青,去不去超市啊,顺路给你找找那个湖?”
“好好好好!等等我!”

诸葛青前面走着,把一包包垃圾食品扔到王也推的购物车里,也不看日期。王也推个购物车慢慢悠悠跟在后面,不时拿几样,全都是些绿色食品,最差也添加了维生素,至少包装上这么说。
到了蔬菜水果区,王也不走了,这挑挑那捡捡,一会儿拿个黄瓜,一会儿拿个茄子,诸葛青看着有自己不爱吃的就偷偷摸摸的拿出来,回头笑着跟旁边的女营业员做个“嘘”的手势。女营业员看见了捂嘴笑笑,心想这个小哥真是又帅又可爱,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王也假装没看见诸葛青的小动作,他不说话,就是把青椒多拿了俩儿,那是诸葛青刚刚偷偷放下的。
等挑完东西,购物车也快满了。结完账,两人拎着大包小包往停车场走。天阴阴的,看来是要下雨。
上了车,刚走没几步,诸葛青说话了。
“不是去找湖吗?怎么往家走啊?”
得,以为逛个超市就能让他忘了看来是不靠谱,王也只好把车转了个弯。
“祖宗放心吧,是去找湖,找不到不回家。”

“老王,你是不是觉得我傻啊。”
“没啊,你可聪明了。”
“那这是湖?”
“应该算是吧?”
诸葛青指着面前的小池塘,啧啧的直摇头,心想原来老王也会糊弄人。
王也不好意思挠挠头,他是没回家,他带着诸葛青跑到小区旁边的小公园里,小公园里有个池塘。他想,湖也是水,小池塘也是水,四舍五入小池塘不就是个湖吗。
让诸葛青盯的有点儿愧疚,王也掏出手机来查东西。
“老王你干什么?”
“订机票。”
听王也这么说诸葛青愣了,好好的订什么机票啊。
“我想了想,北京估计没几个清的湖,东北的天池应该是清的,就想订两张机票去东北。”
“别订了,我饿回家吃饭吧,忘了那个湖。”
一听祖宗不找了,王也立马关了手机,自觉开车去了。
嗯,回家。

诸葛青心里还是没放下那个湖,午饭没吃几口,撂下筷子就奔书房,又去理思路。
米饭吃了半碗,夹了几筷子的茄子,肉也没吃。该再学学做饭了,王也想着,起身洗碗去了。
终究是下雨了,淅淅沥沥,怪是恼人。
王也瘫在沙发上,电视里演着狗血的肥皂剧,他脑子早就不清醒了,想睡觉。
抬眼一扫,三点了,想想那只狐狸早饭午饭都没好好吃,王也就削了几个苹果和梨,做个果盘,端着走向书房。
敲敲门,没人应。推门一看,诸葛青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手边的纸上密密麻麻地写着梦的细节,还罗列了几个名字。
真是位祖宗,每时每刻都得操心。
王也轻轻抱起诸葛青。诸葛青皱皱眉头,又舒展开,倒是没醒。
王也抱着他到床上,盖好被子,又给他理了理头发。看对方睡的正熟,王也叹了口气,俯下身子在诸葛青耳边轻声说
“我就是那个人啊。”
他就是那个溺亡的人。
—————————————————
解释一下
诸葛青梦里的湖=诸葛青(清却看不到底寓意他的性格)
溺亡的人是王也=王也喜欢诸葛青
诸葛青不帮忙=诸葛青喜欢王也
王也最后那句话:我就是那个人啊=我爱你

【也青】不懂

白嫖太久,交个党费。
别纠结了,标点的确不对
以及,我就是这么一个愿赌服输的人(并不)@陆柒 
—————————————————
王也不懂女人,他觉得很正常。
女人本来就是特别难懂,前一秒娇滴滴地喊你亲爱的,后一秒就翻个白眼不理你。好几年经营的感情,说错几句话就可以瞬间破产。普通男人都搞不定,更何况自己这个前道士,王也这样安慰自己。比起搞定难懂的女人,孤独终老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诸葛青听王也这么说,勾勾嘴角,放下筷子说道长不愧是道长,这是看破红尘了。边说边给旁边桌子上一直看他的小姑娘比心。小姑娘红了脸,倒是没害羞,跑过来要手机号。诸葛青也没拒绝,爽快的说了。
王也看眼前两人不禁咂咂嘴,心想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不矜持。边想边拿起自己的宝贝保温杯喝几口茶。
王也不懂女人,他也不想懂。

王也不懂诸葛青。这只狐狸一边说自己自私自利,一边毫无保留的帮他;明明是一个极聪明的人,有时却倔的拉也拉不住;眼睛本来很漂亮,却总是眯着。
唉,王也心想,他是真不懂诸葛青。
这边诸葛青送走知道他手机号小姑娘,抬头一看,王也正盯着他。
诸葛狐狸歪歪头,带着几分调笑的语气说,也总这是看我看呆了?好看吗?
王也笑笑,把筷子递给诸葛青说您老别贫了快吃饭吧。
他没否认。
王也看着诸葛青继续埋头吃饭,心想,他是真不懂诸葛青。
但他想懂啊。